唐宋元明清:玉器的世俗化和巅峰时期

作者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22-07-17 09:36   浏览:
正文

唐高祖武德四年(621年),名将李靖带兵南下,大破萧铣,平定荆襄。

唐高祖李渊大喜,除了给李靖升职加薪,还赐其于阗玉带。

于阗是唐代西域的一个小国,领地包括今和田等市,“其国出美玉,俗多机巧”,制玉水平发达,多次派遣使者到长安进贡玉器。于阗玉器从西域传来后,得到中原贵族的喜爱,类似于现在的奢侈品包包,有钱有势的人总要追求人手一件。

李靖得到唐高祖赏赐的玉带,顾名思义是一种以玉为带饰的腰带,由玉带扣、玉带銙[kuǎ]、玉带环、玉䤩尾(腰带末端的玉饰)等组成。

这种玉带在唐代的王公大臣墓中多有出土,可见其风靡一时。

五代时,前蜀的王建也找人仿照唐朝皇帝用的玉带给自己造了一条,死后带着下葬,后来在考古发掘王建墓时发现。这条玉带的玉銙和䤩尾均刻有奔龙形象,龙姿矫健,颇具大唐气象。

在玉䤩尾背面,刻有铭文,记载了制作玉带的缘由:

有一年,王建的后宫起火,人们在火灾后的废墟中寻得一块被火焰烧黑的玉石。有人说,这块玉石已经毁损了,但王建说:“这是神物,怎么可能损坏呢?”于是命人剖开玉石,取其玉料,由技艺精湛的玉工制成玉带。

王建本来是唐朝的官员,因为曾在战乱中护送唐僖宗入蜀避难,得到唐朝皇帝信任,开始在蜀地发展势力。公元907年,唐朝灭亡后,王建在成都称帝,建立前蜀政权。作为偏安一隅的小朝廷,前蜀处处照搬唐制,“典章文物有唐之遗风”。这条玉带也藏着王建的小心思。

▲唐·白玉人。图源:台北故宫博物院

唐宋时期,玉器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后,得以重焕新生,但其神圣化思想比以前大大减弱,迷信玉能使尸体不朽的说法也out了。

世人看重玉的美德,更重视它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。

除了玉带外,唐代玉器中还有玉杯、玉钗、玉戒以及各种玉佩等生活用品。玉器纹饰受大唐开放的风气影响,出现了胡人乐舞、花鸟纹饰、佛教飞天等新题材。

宋代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动荡局面,社会经济发达,工商业繁荣。

《清明上河园》《东京梦华录》《梦梁录》等传世佳作为后世还原了北宋都城汴梁(今开封)和南宋都城临安(今杭州)的繁华如梦。

相传,北宋末年,宋徽宗嗜玉成瘾,偶然得到一块从和田冰河深处挖掘出的玉料,遂集合南北两派玉雕技艺,作羊脂白玉鹤佛手坠,堪称稀世之宝。宋徽宗得到此玉后爱不释手。

宋徽宗虽然当皇帝不太行,但在把玩各种珍宝方面确实是个行家。后来,宋室遭遇靖康之变,宋徽宗的羊脂白玉鹤佛手坠也在动乱中失传了。

▲宋·人物纹双鹿耳杯。图源:台北故宫博物院

两宋时期,汴梁“伎巧百工列肆,罔有不集,四方珍异之物,悉萃其间”,临安城的“户口蕃盛,商贾买卖者十倍于昔”。

当时,从事手工业劳动的作坊称为“作”,有“碾玉作”专门制作玉器;买卖的地方叫作“行”,如买卖七宝者谓之骨董行,就是经营珠宝生意的,包括卖各种玉器,尤其是前代的古玉。

宋代玉器与唐代玉器一样,日常生活用玉增多,有玉冠、玉带、玉雕、玉佩、玉印等文物出土。

两宋的玉器充满生活气息,其中有一个常见的题材,就是玉雕的婴童,尤其是手执荷叶或荷花的儿童。

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,每年七夕前后,“车马盈市,罗绮满街,旋折未开荷花,都人善假做双头莲,取玩一时,提携而归,路人往往嗟爱。又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,盖效颦磨喝乐。儿童辈特地新妆,竞夸鲜丽。”

这是说,七夕节有个风俗,常有儿童手执荷叶上街游玩,这可能是模仿佛教中“磨喝乐”的形象,表达老百姓多子多福的愿望。儿童手执荷叶的画面被制成传世玉器,追思当年东京梦华,可见宋代玉器的世俗化。

▲宋·玉童子。图源:台北故宫博物院

辽、金先后与宋并立,玉器中带有游牧民族的北国风情。图案多以河湖水禽和山林虎鹿为题材,表现契丹、女真等少数民族的田猎生活,后世形象地将这两种题材的玉雕,分别命名为“春水玉”与“秋山玉”。

13世纪,蒙古人强势崛起,灭金、宋,建立元朝。蒙古人也是靠狩猎畜牧为生的游牧民族,与契丹、女真有相似的审美,在制玉工艺上继承了辽金“春水”“秋山”玉的传统。

但是,蒙古贵族从蓝天白云的辽阔大草原骑马南下,他们还崇尚一个“大”。

现存于北京北海公园玉瓮亭的渎山大玉海,就是元代的玉雕作品。

渎山大玉海是一只重达3500公斤的黑玉酒瓮,制于元世祖至元二年(1265年),因器体庞大,纹饰为波涛与海兽相间的海中景象,故名“大玉海”。

作为中国玉器里程碑式的作品,渎山大玉海也被称为“镇国玉器之首”。

渎山大玉海制成后,按照元世祖忽必烈的旨意,被放置于元大都的广寒殿。1368年,明朝大将徐达攻下大都,元朝末代皇帝元顺帝带着一家老小仓皇逃往漠北,大玉海带不走,就留给了明朝。

到了明末清初,北京几经战乱,大玉海被火焚烧,留下多处裂纹,随后流落民间,不知去向,失踪百年后,到乾隆十年(1745年)才被发现。

大玉海之前到哪里去了呢?原来战乱时,北京有个道士,见大玉海可以用来腌菜,就找人拉回庙里当菜瓮,就这样把国宝用了百年。

乾隆皇帝得知大玉海的去向后,立即派人用千金赎回,置于北京团城的承光殿内。

乾隆这个盖章狂魔不忘在大玉海留下自己的印记,渎山大玉海上除了本来的纹饰,就只有乾隆皇帝为它所题写的三首七言诗及他自加的注释。

▲元·涂山大玉海,现被保存于北京北海公园玉瓮亭。图源:图虫创意

明清时期,是中国古代玉器最辉煌的时代,在传世数量、品种类型、加工技术、装饰纹样等方面都达到了高峰。

明代的玉器行业,除北京外,还有苏州、南京、杭州等制玉中心,清代则以京师“造办处”和苏州、扬州最负盛名。

明清时期,以苏州阊门为中心,兴起了200多家琢玉工厂,涌现了陆子刚等知名玉匠。

苏州的玉器技艺精巧,代表作既有随身佩带的各种玉饰,也有琳琅满目的玉制摆设。乾隆皇帝常常把各地精美的玉料送到苏州加工,苏州民间用玉风气也很盛,每家每户都至少有几件日常玉器。

另一座江南名城扬州,以琢治巨型玉器而闻名天下,现存于北京故宫的“大禹治水图”玉山、“秋山行旅图”玉山等,就是扬州玉匠的杰作。

▲清·大禹治水图玉山。图源:图虫创意

玉器,也是卫戍边疆的见证。

清代,新疆和阗一带是宫廷玉器原料的主要来源地。

古人说:“和阗之玉,多在于水。”

《西域闻见录》记载,采玉时,专门的采玉工八九人为一组,横排于河水中,踏步行进,用脚寻找河中的“籽玉”。岸边有一名监督,手执铜锣,当采玉工脚踩到玉石,弯腰去拾时,就会鸣锣一声。离岸边稍远处还有一个记录员,每次听到锣响,就会在本子上戳一个红点,等到采玉工上岸后,按红点的数目清点玉料。

开采后的“玉璞”,会经过捣沙研浆、开玉、扎碢、冲碢、磨碢、掏堂、上花、打钻、透花、打眼、木碢、皮碢等十二道工序,制成玉器。

至此,中国古代琢玉工艺达到鼎盛时期。

▲清·翠玉白菜。图源:台北故宫博物院

玉器,从沟通神灵的神物,发展到为等级制度服务的礼器,后来又是道德化的君子美物。

玉石之中,独具匠心,一眼万年。

参考文献:

[清]吴大徵:《古玉图考》, 中华书局,2013年

郭宝钧:《古玉新诠》,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,1948年

张广文:《玉器史话》,紫禁城出版社,1992

周南泉:《中国玉器鉴赏图典》,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7

杨伯达:《杨伯达说玉器》,上海辞书出版社,2011年

卢兆荫:《古玉史话》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1年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起点彩票平台,起点彩票官网,起点彩票网址,起点彩票下载,起点彩票app,起点彩票开户,起点彩票投注,起点彩票购彩,起点彩票注册,起点彩票登录,起点彩票邀请码,起点彩票技巧,起点彩票手机版,起点彩票靠谱吗,起点彩票走势图,起点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起点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